泠渊.

还没有变好到有资格对他们说喜欢

是很随意的感想。

死一块好啊,死一块当然是HE了。

比起阴阳两隔悲苦一生脑个甜饼都要截以前的时间线要么就费尽心思的改设定架空好多了。【?】

完全可以随时YY两个人在另一个世界重新相遇的场景。

一方既意外又懊恼,冷着张脸生他的闷气,怪他不珍惜性命多活几年来的太早,白费自己一番功夫与好意。

另一方既开心又难过,被冷嘲热讽两句委屈到不行,大声反驳他不负责任丢下自己就走了,留他一个人在世上孤苦伶仃过着一点意思都没有。

当然是他的错了,肯定是他的错了,最后必须也是要他来哄的。

好了,心结差不多就可以解开了。

两个人又可以开启那种腻歪又黏糊的闪瞎别人狗眼的日常了【?】。

最重要的是再也不用顾忌什么信仰与道义,再也不会有任何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也不管曾经或并肩或对立,恩恩怨怨纠缠不清,背负在这段感情上的沉重枷锁早就就随着两个人的死亡一并给清算了个干净。

慢慢解释清楚也好,或者干脆置之不理。

反正无穷尽的时间,都是属于他们的了。

多好啊。不觉得很甜吗。

【卡带】生日快乐.

迟到的生贺...没有剧情没有文笔的划水混更【挨打】
沉迷跳舞的线以至于错过更新时间是我的错【面壁思过】
生日快乐,卡老师。

    到家。

    卡卡西长出了一口气,望向客厅里的壁钟,在黑暗中眯着眼睛辨认了一下时间。

    先前有打过电话说自己会回来的很晚不用等自己吃晚饭,听他的声音似乎有些不高兴...大概去睡了吧。

    轻手轻脚的拉开房间的门,灯光先里面的景象一步逸散而出,给接下来的画面定下一个“温馨”的基调。

    宇智波带土坐在床上,倚靠着床头翻看手中的书,神情专注又稍显慵懒;床头灯自他的头顶打下暖黄色的光芒,经由额前的碎发阻碍在脸上留下一层浅淡的阴影。平日里冷峻的面部线条隐匿在光晕里又渐渐消融成温吞如水的柔缓,这样的词汇套用在他身上鲜见却绝不违和——正相反,在这个人身上难得一见的安静与乖巧更让人觉得心悸不已。

    推拉门发出轻微的响声,他循着动静抬头望去,眉毛瞬间就皱在了一起。明明困了可以早早去睡却偏要揉着眼睛埋怨自己回家太晚,只可惜带着浓浓倦意的语气完全够不着凶狠的边,一面数落他一面不忘记将手中的书折上页脚再放到一边的举动让他看起来更像是小孩子置气一般,“他在等自己回家”这样浅显的事实更是无从掩盖。

    困了就会变得傻乎乎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笑的太过明显被看出了心里的想法,没来得及回上两句话就被摆摆手无情的赶了出去。我们的六代目大人看起来倒是兴致不减,就连去拿换洗衣物的时候也依旧保持着这个一看就觉得有鬼的笑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么开心。

    明明这样看起来也很傻乎乎的,就别笑话别人了吧。

    等到收拾完毕就更晚了。

    宇智波带土自从与他同居以后硬是被逼着改变了原本那种不正常的作息习惯,生物钟调整好了的他偶尔熬一次夜到这么晚已经是眼皮子打架的状态,右手支着下巴垂着头一点一点的,几分钟过去了也没见他读书的进程再增一页。卡卡西走过去把床头灯关掉,又拽了拽他的袖子示意他该去睡了,稍微打起一点精神茫然的看着他过了几十秒才反应过来似的点点头的样子说不出是令人无奈还是好笑。入秋的天气已是有些凉了,被子里却因为另一个人的存在一直都是暖的。明知这时候不应该去打扰他但还是...很想逗他一下,就当做是先前被数落的“报复”——能够冠冕堂皇的以此作为理由的他肯定是忘了谁才是理亏的那方,而被捉弄的人在衣袍下摆被撩起的时候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冰凉的双手自背后绕过来贴上柔软腹部的同时他已经酝酿好了一句咒骂并用手肘回以一击,气的哼哼了好久但还是默许了他继续抱着自己,又过了一会儿才被安抚下来再被席卷重来的困意淹没。

    钟表嘀嗒嘀嗒的声音不曾停歇,仅剩的意识也开始变轻飞走,半梦半醒中却好像听见本该睡熟的人说了些什么。他思考了一分钟确定那不是梦,又思考了半分钟意识到带土刚刚说了什么。

    是一句祝福。

    “生日快乐,辣鸡。”

    出口的瞬间便消散在了浓重的夜色之中,像一粒无足轻重的石子落入湖心,与之不同的是石子消失在湖水深处,激起的涟漪却久久不散。

    他站在湖底,透过清澈的湖水打量着丢石子的人,最后将石子接住纳入掌中。

    这足以解释他为什么会熬着夜为自己守着灯,明明很高兴自己回来了却要以埋怨作为话题的开端,真心实意的祝他生日快乐也不忘加上一个别扭的后缀词。

    表达的方式或许笨拙,往深了想却全是细枝末节处散发出来的掩都掩不住的温暖。

    而且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哟。

    他心满意足的闭了眼睛,却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再次睁开,然后往黑发的宇智波的方向凑过去,被子没有盖住的、温度偏低的脸颊就这么贴上了带土暴露在外毫无防备的一小截后颈。

    “你再这样我就把你从床上踹下去!”

    气急败坏的坐起身反手抓住一个枕头就扣到他脸上,一半是被冻的一半是起床气。

    银发的火影把枕头扒拉到一边,冲他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在他面前摊开,笑的一脸与人无害。

    “礼物呢?”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成为上忍的那段时间并试着还原,事实证明他做的很好很成功——从带土的反应就可以看出。

    终究还是他更恶劣。

    挥过去的手被顺势抓住攥紧接着就再没能挣开,接着被拉着重新倒回床上,说出的内容明明不带多少安抚的性质配上他有些认真的语气却意外的令人受用。

    “喏,我就要这个好啦。”

道歉

我之前写的相性一百问,确实是先看了三色丸子桑太太的文,然后自己也突然想写就写出来的。
一开始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头绪不知道如何下笔,也确实是看了太太的文,因为想不出来而改动了几处直接照搬也确实是我的错,这就是抄袭的行为,后期发出来的时候没有仔细检查修改也是我的问题。
再往后写有自己原创的部分,也依旧有几处因为想不出来而盗用太太脑洞的地方,这也是我个人的问题。
抄袭是不对的,我知道却没有做到。
未经太太同意把原文删掉也是我的问题,我的态度也不够端正,行为处事也不够成熟。
总之,盗用了太太的作品,给太太增添了不必要的困扰,在这里向太太道歉。
真的非常对不起。
但抄袭毕竟是不可原谅的行为,我不奢求太太能够原谅我。
总之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同时占tag致歉。

【片段】午时.

嗯瞎78乱写产物…
大概就是斑爷和卡卡西有上一世记忆带土没有然后带土保护卡卡西受轻伤什么的谜之设定.
OOC属于我.
嗯就这样,欢迎捉虫咯.

    “是的,我是来看望带土的.”
    “带土还需要休息,短时间内最好不要有人来打扰他.抱歉了,请回吧.”
    “…”
    宇智波斑挑眉看着卡卡西的眼睛,他知道这孩子早熟,但他此刻眼里那深沉的光…再怎么样都超出了一个少年应有的模样.
    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家伙应该和他一样.
    对面的卡卡西看着斑若有所思的样子,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同样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这使得斑对自己的推测更生出几分自信来.
    于是斑双手抱胸,信步走下台阶,在他身前两三步的距离停下,用一种自傲的神情微笑着,弯腰凑近他耳边轻声说道:“有自知之明的话就离带土远点.”

    上辈子他是利用了那孩子,从一开始的理所应当到解开心结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同时也意识到这孩子对自己而言是有多么的重要.
    可惜一切都晚了.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变回了再正常不过的样子,并且看见了小时候的带土,可以想象他是有多么欣喜若狂.
当年的过失有了弥补的机会,失去的最为重要的人就真真切切的站在他的面前,一切都向着梦一样的方向发展.
    他宇智波斑发誓,决计不会再重蹈以前的覆辙,他一定要好好的守护这孩子.
    所以…
    在卡卡西看不见的背后,斑的眼神黯了黯.
    他忘不了带土因为救卡卡西然后无意识掉到他的地道里时呼吸微弱半个身体血肉模糊的模样.
    他忘不了带土每天死撑着复健,疼到受不了了才会无声的哭出来但仍咬牙坚持着只为了早点回木叶和同伴会合的模样.
    他忘不了得知卡卡西他们被围攻时带土焦急的跑出去又全身沾着血淡漠的走回来,眼里没了光彩的模样.
    他也忘不了带土选择了背叛他,和卡卡西并肩站在一起,敌视着他的模样.
    所以这么危险的家伙,绝对不能让他把带土从自己身边夺走.
    不管是为了那个守护好带土的誓言还是自己的一点点私心,他觉得不能让这个人接近带土.

    卡卡西的眉毛皱的更紧,面罩下的嘴角却勾起一个冷笑:“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宇智波斑.”
    “啧.”斑直起身,俯视着这个身形还略显矮小的少年,眼中的敌意毫不掩饰:“你甚至都保护不好他.”
    “…”
    卡卡西的眸中飞快的闪过一丝痛楚,顿了顿,随即眯了眼睛盯着斑,“一直伤害着他的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说我.”
    微风停止了吹拂,叶子不再落下,廊檐上挂着的风铃也没了声音.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直到门被“吱呀”一声拉开,里面探出一个小脑袋,单手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的样子看着他们.
    “老头子你在这啊…诶,卡卡西也在?”

    两个人之间那种诡异的气氛瞬间消失,卡卡西笑着面向他扬了扬手中的食盒:“啊,我是来看你的.”
    紧接着这个小家伙就眼睛放光欢呼着扑了过来.
    “卡卡西最好了!呃…”
    然后因为还没有完全痊愈加上刚刚睡醒脚步一个趔趄就从木平台上一脚踏空摔了下来. 卡卡西飞快的上前接住他,顺势把他搂进怀里,还不忘揶揄的补上一句:“蠢死了.”
    怀里的人不满的动了动,卡卡西有心想在那毛茸茸的黑色短发上揉一揉,但不经意间对上斑那幽深的目光,再三考虑还是收回了手.
    同时带土决定不去理会卡卡西说他蠢的事情,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就伸手去够那个食盒,把刚才的事情抛之脑后,卡卡西则抬起头用死鱼眼看向斑,带着一点点得意的味道.
    真是孩子气.
    斑不出所料的阴沉着脸哼了一声转头进了里屋,还特别用力的关上了门,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带土不明就里的回头看了一眼,再次决定不去深想然后满意的抱了食盒领着卡卡西回房间去了.

    两个孩子就这么在房间里闹腾,过了一会儿.
    卡卡西轻手轻脚的走出带土的房间,又小心翼翼的拉上门,斑正坐在走廊上看着飘飞的叶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卡卡西看着他略显孤寂的背影,在心底叹了口气,静静地走到他旁边坐下.
    “那孩子睡着了?”斑目不斜视,看起来只是不经意的随口一问.
    “嗯.”
    随后就是沉默.

    阳光优雅灿烂,叶子被镀上一层金边,遵循着自然规律从长出到落下.间或夹杂着风的气息,缓解空气中的闷热不失轻柔.午后的场景静谧而美好.是个令人放松的时候呢,卡卡西想着,心念流转间都染了一丝倦意.
    “对不起.”
    身边的斑突然开口语气却不似寻常那般冷漠:“我之前的话有些过分了.”
    “带土为了保护你而受伤,那是他自己的选择,并不是你的责任.”
    卡卡西瞬间清醒,有些讶异.斑向他道歉,这是他没有想到的.
    “…之前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抱歉.”他思索了片刻,慢慢的垂下头,声音有些不真切:“你说的没有错,我还是太过弱小,还不能很好的保护他不被别人所伤.”
    斑闻言微微侧头看了他一眼,少年的手一点点紧握成拳,眸中的情绪因为阴影变得有些无法辨认.
    他看着这个孩子,隐约分辨出他眼中些微的不甘,以及决心想要保护一个人的坚定的信念.
    不自觉的勾了勾唇角,眼角眉梢被空气中阳光带来的暖意所软化,抬手在那孩子银白色的头发上揉了揉,看着他再次抬起头有些怔愣的样子开口.
    “我们都只是想保护一个人啊.”他如是说.
    “所以,加油吧.”
    卡卡西直视着斑的眼睛,斑回以他一个浅淡的微笑作为肯定.
    银色头发的少年缓慢而坚定的点了点头.

    即使有着上一世身为大人的记忆,但…孩子就是孩子.
    斑看着迷迷糊糊靠着他睡着的卡卡西,摇了摇头.
    想了想还是抱着他进了带土的房间,放在睡的歪歪扭扭的带土身边,再把带土踢掉的被子拉回来给两个孩子盖好在仔细的掖了掖被角,一气呵成.
    看着自己极其熟稔的动作的斑不由得暗叹自己真是越来越像个爱替孩子操心的老头子了.
    …嘛,反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在地上晕开一片,映着两个孩子的睡颜,映着一个大人柔和的眉眼.
    温度恰好.

【UT/SF】Give up.

*刷Stronger than you刷出来的灵感
*OOC…
*完全不知道用什么标题【挤出微笑】
*细节方面处理有点不到位…欢迎捉虫嗯.

    周身的光芒渐渐退去,凝聚成一颗星星的形状悬浮在那里.
    这是第几次读档了呢?
    你已经记不清了.
    麻木的向着前面走去,看着他脸上那一成不变的、带着一点讥讽味道的笑容.
【我们直奔主题吧.】
    灵魂闪了闪,周围变成黑白色,这意味着进入战斗.
【准备好了?】
    你握紧刀柄,在胸前做出格挡的动作.
    只要通过这里...接下来的事物将不会再对你造成威胁了.
    你这样想着,冲他点了点头.

    从一开始被第一招打的措手不及到如今的有条不紊,渐渐的熟悉了他的攻击方式与频率,挥刀的动作也变得又快又狠.
    天知道你是用多少次的失败堆出如今的敏捷.
    被骨龙炮轰杀至渣,被飞来的骨头当胸穿过,被操纵着摔在墙壁上和各种地方.
    如果把每一次的失败的场景放在同一条时间线上,大概光是自己的尸体就能堆的和山一样高,殿堂里也再找不到一处没被自己的鲜血沾染的地方.
    麻木.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用力的挥出一刀,已经成为本能一般不再需要花费大量精力去思考如何动作.
    像是被设定好了的程序一样.
    然而...
【Kid,你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分心的.】
    话音未落便被摔在地上,脚下一滑没能站稳,被紧接而来的骨刺毫不留情的穿透.
    阳光透过殿堂的玻璃安静的撒进来,带着庄重与神圣,照在身上却丝毫不觉温暖.
    你闭上眼,脑海里出现的是坠落下来时的那片金色的花丛.
    从自己因为好奇开始尝试着不去饶恕他人开始,温暖就已经离自己很远了.
    意识流失殆尽前你再一次睁开眼睛,视线却被从受伤的头部流下来的鲜血遮蔽.
    脑海中始终是那片花丛,挥之不去.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坚持下去呢?
    这是你死去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身影再次从光芒中淡出,你没有急着往前走,而是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刀.
    既然是错误的道路...为什么要坚持下去呢?
    等待着自己的只有寒冷与疼痛,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的尝试呢?
    明白这条路的结局,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你握紧拳头,一个决定开始在心里生根发芽.

【You are...sparing me?】
    你一言不发的站起来,擦去嘴角的血迹,内心还是有些犹豫不决.
【在明知道我会杀死你的情况下?】
    眼前的骷髅发出一声嗤笑,不屑的摊开手.
    你有一种被哽住了的感觉.
    是啊,自己几乎杀了他所有的朋友包括他的兄弟,饶恕他然后请求他的饶恕?简直是痴人说梦.
    更别提自己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了.
    所以为什么会在这样一个关口做出如此愚蠢的选择?脑海中的“自己”嘲讽着,你攥紧了手中的刀,不作任何反驳.

    但那个想法却渐渐的在心里长大,根茎密密麻麻的缠绕着灵魂,不受控制的在胸腔里左冲右突;无数次破碎的灵魂亦是被带动,抖落因屠杀蒙蔽已久的灰尘一点点的发出深处的回响.
    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你听见另一个“自己”这么说着,决心开始变得的坚定.
    你一步步向他走去.
【Kid...我劝你停下,不然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你可绝对不会喜欢.】
    与之前一样的对白,与之前一样的毫不犹豫.
    你的步履之间没有丝毫的迟疑.
    眼前的骷髅摇摇头,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眼眶里燃烧起蓝色的火焰,猛地举起了手.

    胸腔和身体各处被洞穿的剧痛使得你的意识模糊了一瞬,力气正随着鲜血一点点流失,你不得不停下脚步,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来保持你好不容易找回的决心.
    你稳住身形继续走着,缓慢而坚定.
    他把手插进口袋,站在原地看着你的有些踉跄的步伐,眼中的火焰静静的燃烧.
    你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站定,喘息了一阵,他没有动作.
    那个想法安静了下来,以便于让你听见自己那密集到几乎连成一片的心跳声.
    鲜血在衣服上沾染了好大一块,此刻正顺着手臂蜿蜒流淌,流过手心在刀尖聚合,在瓷砖上砸开一朵朵小小的鲜红色的花.
    你向他扑了过去.

    恍惚中看见他眼中的火焰剧烈的波动着,身子向后半仰随时准备闪开一样,手也高高的举起.
    错觉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想.

    你比他的动作还是快了一步的.
    抱住他的时候,你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预想过很多种情况,被改变的重力狠狠地摔在天花板上,被地里冒出来的骨刺钉在原地...唯独没有眼前的这种.
    你决定不去纠结这些.
    然后你把脸埋进他的大衣,用力的吸了一口他身上的味道.
    黏糊糊的番茄酱,老实说你并不是很喜欢,但你不反感他身上的这种味道.
    看起来矮矮胖胖的也只是一具骷髅啊.这么抱着实际上是觉得挺瘦弱的,却在此刻令你觉得无比心安.

    骷髅本没有体温的怀抱却让你感受到了失去了许久的温暖,这使得你强忍已久的眼泪汹涌而出.手上加大了一点力道将他抱紧,伏在他的怀里小声呜咽着,抛开所有顾忌行使着这个年龄的孩子应有的权利.
    手上的鲜血和番茄酱一样黏糊.你也再没有握紧刀的想法与力气,任由它滑落,与地面磕碰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听见他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僵直的手开始下落,最后轻轻的搭在你的背上,安慰似的拍了拍.
    你不知道他挣扎了多久才选择相信你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
    你哭的更凶了.

    灵魂正渐渐的碎裂,你却觉得有一种被填满的感觉,疼痛也在这个带着宽恕的怀抱中慢慢消弭.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你抬起头吸了吸鼻子,透过还沾着泪水的模糊的眼眶,透过他的身侧,看见自己的手举起来.
    最后稳稳的按在写着“Reset”的选项上.
    你从未如此充满决心.

【后记...?】
    世界陷入一片黑暗,你闭上眼睛.
再睁开眼时,已经躺在那一片金色的花丛之中,头顶的阳光灿烂而温暖.
    你往前走,对着赌气一般背对着你的Flowey笑着张开怀抱.

    Toriel牵着你的手带你走过一个个谜题.
    一觉醒来放在床边的奶油糖派.
    她的攻击刻意避开了你,而你带着微笑与决心一次次饶恕着她.
    她半跪下来抱着你,你同样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向她保证你会平安.

    你走出门,向她挥手告别,转身踏上你的路途,心里半是紧张半是期待.
    你往前走着...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并没有隐藏自己,双手插进口袋,漫不经心的走着,拖鞋踩在松软的雪地上发出咯吱的响声.
    你猛地回过头,然后飞快的向他跑去.
    他挂着那副懒洋洋的笑容,伸出一只手把飞扑过来的你搂进怀里.
    你抱着他,像之前那样.
    不过这一次,再不会有人哭泣,再不会有人受伤.

【福华原创】生病梗.

新人首发,万年老梗.
OOC有,文笔...估计挺渣.
欢迎指点以及捉虫.

    伦敦的天气总是让人琢磨不透.在一个沉闷的雨天,由于冒着大雨追逐罪犯最后淋的跟只落汤鸡一样回家再加上已有两天没有进食,侦探毫不意外的病倒在了床上.
    显然Sherlock不觉得自己这么折腾会病倒是理所应当,John倒了一杯热水回到他的卧室时刚好赶上他嘀嘀咕咕的抱怨.
    从人类身体的承受能力差的离谱抱怨到伦敦该死的天气,再从天气抱怨到自己无聊到快要发疯的处境.
    承认吧,你的大脑再天才身体最终也脱离不了普通人的范畴.
    John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识趣的没去招惹Sherlock.
    他坐在床沿上,把水杯放到一边,给不安分的侦探仔细的掖了掖被角又抬手试了试他额头的温度.
    仍在发烧啊...John有些自责的想,作为他的医生兼男友却没尽到照顾他的义务,可以算得上是失职了.
    他的情绪大概都写在了脸上,介于Sherlock的抱怨声开始变大.
    他不得不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让Sherlock闭嘴上面尽管这可能是他变相的关心.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头疼的思考着有效的对策,想了想只有一个法子...犹豫了一会儿豁出去一般狠狠地瞪了Sherlock一眼.
    “你再不闭嘴我就亲自来堵了.”
    “John...”成效比想象中好.侦探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换平时他自是不会拒绝送上门来的好事,可惜现在不能算是“平时”.
    “噢我当然知道这样很有可能会把你的感冒传染给我但是如果你一定要抱怨下去的话我一点也不介意和你一起病着.”John挑了挑眉毛,完全不如刚才那般犹豫.
    侦探干瞪着他,大概是发烧的缘故,思考的速度下降了不少.聪明如他一时半会儿也没了主意,只能不服气的妥协加上愤愤不平的扭过头无声的对他这种近乎耍赖的威胁表示抗议.
    John笑了,大概是为他这有趣的反应,亦或是因为好不容易能在Sherlock身上出一次气.把他扶起来靠在床头,将那一杯热水塞过去,满意的看着他十分不满但却只能乖乖的喝完把杯子递还给他然后气哼哼的窝回被子里的全套动作.
    嘛,小孩子气.
    John熄了灯,柔和了目光在黑暗中看着他,看着他眼睛因困倦一点点的眯起最后闭上,一边为他刚才的有趣反应暗暗发笑.
    空气中散布着令人安心的宁静.良久,John起身打算回房睡觉.但在他刚准备动作的时候Sherlock却惊醒一般反应很快的一把拉住了他的手.
    “别走...”
    搭住他的手微微发热;声音带着一点点由扁桃体发炎引起的沙哑.借着月光能看见他微微眯起的眸子里微不可察的眷恋.大抵是因为生病和困倦,大脑的自控能力弱了不少,Sherlock只感觉平时潜藏的、对于John的情感没关紧阀门一般不自觉的从心里流露了出来.
    John在原地愣了一会儿,随即被他这副样子说服了,给了他一个带有安抚意味的微笑然后扬了扬手里的空杯:“那我去放一下杯子,马上回来.”
    对于这么一个乖巧、无害又对他显得如此依赖的一个孩子一般的Sherlock,John还真的拒绝不了什么.
    Sherlock却拉紧了他的袖子摆明了不让他走,尽管自己也知道这有点像小孩子撒娇一样,换平时指不定怎么鄙夷这种行为呢...可惜他现在的自控能力大不如平时.
    John无奈的拽了拽袖子,Sherlock拉的更紧了一点.
    “好吧...我哪也不去.”John只能认命的妥协,把杯子随手放在桌上,重新坐下来将Sherlock的手塞回被子里,哄小孩睡觉一样低头亲了亲他的嘴角,“现在总可以了吧...睡吧.”
    Sherlock眨了眨眼睛,同样难得的没有对他的行为进行嘲讽,而是听话的合上眼帘.
    John在旁边看着他的睡颜,心说生病时候的Sherlock真是...可爱极了.
    像一个三五岁的小男孩.幼稚、爱抱怨又爱赌气,却离不开他的小男孩.
    只属于他的小男孩.
    自己的想法有那么明显吗?还是他能读取别人的脑电波?Sherlock连眼睛都没睁开,轻轻的哼了一声,“即使你喜欢这样的我也不能想着让我天天生病.”
    “睡觉.”被拆穿了.
    “Boring.”
    “睡觉!”
    “...Well.”